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愿读文献通考

前铁炉堡射击军特别空勤团第22分队中士阿塔曼斯基的网箓记事本

 
 
 

日志

 
 
 
 

2009年11月12日  

2009-11-12 16:18:1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荷尔德林

 

《归 乡》
  —— 致亲人 
  阿尔卑斯的夜依然晴澈,浮云,
  凝聚着喜悦,将空谷深锁。
  轻嬉的山风,飘忽无定,啸傲着,
  一缕幽光,从冷杉垂落,倏然隐没。
  喜极而颤的混沌,渐急渐骤,
  稚幼却强壮,为云崖间情人的争斗
  欢呼着,在永世的隔阂中酝酿、翻涌,
  只因为晨光于其中不羁地绽露熹微。
  只因为年华无边踵增,那神圣的
  光阴,那岁月,被恣肆地重排、组合。
  惟有雷鸟省察着时序,在山间、
  在风里,翱翔着,呼唤着白昼。
  此际雷鸟依然警醒,无畏地俯视深渊里的
  荒村,志存高远,凌越巅峰。
  早已预感到萌生,古老的泉,疾光电影般
  陨落,溅落中,大地氤氲,
  回声四野响彻,冥冥中有作坊
  不舍昼夜,寄送着馈赠。
  玉峰在高天闪着静穆的光,
  皑皑的积雪上遍开着玫瑰。
  更在光芒之上,高洁至福的
  神,意兴盎然地舞动神奇的光。
  这上界的灵,卓然幽处,神色皎然,
  似乎乐于赠予生命,乐于
  与我们一道,创造喜悦,时常地,这神灵
  深谙尺度,深谙呼吸,也曾犹疑地、审慎地,
  将极乐至福,恩赐给千城万户,慷慨地
  开启大地,遮天的彤云,还有你们,
  最可信赖的风,你们,温煦的春日,
  用舒缓的手再次抚平伤痛,
  这个造物之主,更新着时间,将
  老去的人类止水般的心振作、激动,
  在深渊里,将之开敞,将之澄明,
  仿佛他热中于此,于是一个生命再次开始,
  妩媚如花,仿佛,昔日的神灵今朝回归,
  喜悦再一次涨满双翼。
  我曾向他倾诉千言万语,因为,无论诗人怎样
  冥思吟哦,都与神祇和他息息相关;
  我曾向亲爱的故乡,千呼万唤,以免,,
  神灵不期然地骤然将我们袭攫;
  也曾为你们,忧虑着的故乡的亲人,
  圣洁的谢忱含笑为你们带回无数流浪的人,
  父老乡亲!为你们,当湖水轻摇着我,
  舟子陶然闲坐,喟叹我的航程。
  潮平如镜,喜悦满盈归路,
  如花绽放,城郭在晨光中
  形影渐渐分明,缘沿葱郁的阿尔卑斯
  顺流而下,归舟静泊在津渡。
  堤岸温暖,山谷多情开敞,
  香径晴翠,掩映着我的衣衾。
  园囿相伴而立,蓓蕾晶莹地吐绽芳蕊,
  莺歌婉转,迎迓着倦归的旅人。
  一切都似曾相识,甚至擦肩而过的问候
  也充满情谊,每一张笑靥都充满亲缘。
  勿庸置疑,这里就是生身之地,你找寻的
  故乡泥土,近在咫尺,已然与你相遇。
  行歌的羁旅,赤子般,并未徒然凝立
  在惊涛拍击的城门,而是在为你
  探寻着敬爱的名讳,天眷的林道!
  大地殷切的垭口,
  诱引我远行在对远方的期待中,
  那里,钟灵毓秀,那里,灵兽莱茵河
  在平原上奔涌出卤莽的道路,
  从云崖间冲出欢腾的山谷,
  在那里,莱茵河穿越阳光灿烂的山坡,流向科摩,
  或者,如昼夜徜徉,在坦荡的湖。
  神圣的垭口!你更诱引着我
  归乡;踏上开满鲜花的旧路,
  我要去追寻大地和美丽的内卡河谷,
  还有青苍神圣的林莽,橡树
  欣喜地与白桦和山毛榉相亲而居,
  青山深处,正待我魂销神迷。
  他们在那里将我迎接,哦故城的声音,母亲之声!
  哦你感动着我,唤起我久违的往事!
  而他们依然如故!哦我至爱的人们!阳光与喜悦
  依然焕发你们的容颜,你们的目光依然明澈。
  呀,一切依然如昨!成长着成熟着,在此
  活着爱着的一切,依然挚诚不改。
  而世间至善之物,横陈在神圣和平
  的彩虹下,被白发老人与垂髫少年珍存。
  我迂阔妄语。喜悦满怀。而明天与未来,
  当我们走过看过花树下生机盎然的田野,
  我爱着的人们,我将在阳春的佳日里,
  与你们一道倾谈、憧憬。
  我曾听闻许多关于我们伟大天父的事迹,
  曾因他而长久地缄默,他在巅峰之上
  重振易逝的流光,宰制着崇山峻岭,
  他应许我们上天的恩典,呼召
  铿锵的歌咏,遣派众多良善的神灵。哦,别在犹豫,
  来吧,永生的你们!岁月之神!你们,
  故园之神,来吧!进入所有生命的血脉,
  让普天同庆!分享上苍的恩典!
  高贵我们!年轻我们!没有人性良知,
  无时无刻不满盈喜悦,
  这样的喜悦,一如此刻,情人久别重逢,
  请将一切相宜地神化,如为他们造设。
  当我们赞美饮食,我当呼谁的名?当我们
  日落而息,告诉我,我该如何表达谢忱?
  我可否称之为至尊?神不中意不相宜之物,
  领会他,于我们的喜悦而言近乎微茫。
  难道我们不得不时刻缄默;因匮乏神圣的名,
  心在狂跳,话语却滞留在口?
  时刻奏响的琴声,
  或许会感动将临的上灵。
  万事俱备,喜悦背后的忧虑,
  也已经几乎得到纾解。
  而这样的忧虑,无论情愿与否,歌者
  必得在心灵中时时承受,别无选择。

  评论这张
 
阅读(1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