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愿读文献通考

前铁炉堡射击军特别空勤团第22分队中士阿塔曼斯基的网箓记事本

 
 
 

日志

 
 
 
 

2010年11月25日  

2010-11-25 00:46:3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10年11月25日 - 阿塔曼斯基 - soviEt ура!!!

 

偶然看到,那個樹木一樣的怪物是雷耶希爾,我當年就很尊敬,應該是當年,應當是尊敬。畵的超帥,下面還有一篇散文還是遊記?作者是個大有才華的人了。

好像要說的什麽,又不知從何說起。嘿。那就喜歡吧,喜歡這幅畵,報以傾慕的態度。那個法師的裙子,看來是個很驕縱的小女孩。

濕地是個蠻不錯的地方,我早想撈得塊烙腳地,所以也有時將爐石定在深水旅館,每天清晨出門,都能看到門前的大霧,呵,並不是那種只能看見眼前的迷茫而無法隨便走走的霧,相反,像草尖的露珠,輕輕點綴而已。那時我不叫何曾履霜,也不會大嚷嚷著自稱無法阻擋的死亡騎士德拉貢多弗,嘿嘿,那時我叫阿塔曼斯基。有過鐵爐堡射擊軍光榮服役的經歷,也參加過黑鉄戰爭,在撒爾多大橋像紳士一樣與黑鉄矮人對射。以爲征戰乃或行路,都滿是英雄主義浪漫格式。時間過得多快,我沒能一直呆在深水旅館。而是被日曆,還是被自我編造的雄心推排者,遊歷了一些地方,也時常想什麽時候再去看看雷耶希爾,我要帶上酒。好像他不是德魯伊的支派還是老好人什麽的,我要在他面前大哭一場,訴訴衷腸,談談這些年的愁腸翻轉。呵呵,我沒那樣做,我也不會那樣做。也沒能回去。不過你看,有的人也被那些飄飛的蒲公英深深打動。哈,人間雲彩何能如此漂流不定,被風卷起,連著眼前的綠浪,時光還是回憶縂要一起向人襲來,我看見那一粒粒的蒲公英,還如昨天,輕輕搖曳。

我到過納格蘭,之前常想在荊棘谷搞些皮毛生意的名堂,又想寫詩,隨便是爲落日也好,為小池邊的淺影也好,總之,結果,總是一事難成。現在我又在精神層面發起休薩拉正法不二莊嚴隱修會,雖然會員到現在爲止只有我一人,不過,由於只是想想,結構決定的形式,所以我常在大河之心,或者漂在水裏,或者曬曬太陽。

而且大災變都要開了,12月6號,呵呵,想來搞笑,說開就開,真他媽民主社會。

我打算練個薩滿,名字都想好了——賀拔破胡。

乃張弓相向,曰:“我,賀拔破胡也,爾等知我名否?”

  评论这张
 
阅读(1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