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愿读文献通考

前铁炉堡射击军特别空勤团第22分队中士阿塔曼斯基的网箓记事本

 
 
 

日志

 
 
 
 

2010年10月21日  

2010-10-21 22:51:2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實在讀不下去,只好甩掉書,正好給小貓煮得魚已經香飃四逸了。很久沒能往博客上寫寫畫畫,是我空洞的想法,更加無可安放的徵兆吧。好像很簡單的事情,它有多複雜,誰能預料。我老想告誡自己說,我是個有夢想的人,是夢想,理想,幻想,妄想?總之他們飄浮起來。然後我又告訴別人,我可是個有理想的人。他們飄浮起來,依稀恰如月色。其實我以爲恰當的説法能夠描述適當的存在,而我多願有所嘗試。過去總會找些理由,逃之夭夭,自是其是而已。如今我早沒了類似的蠢想法,可還是多有些無奈的跑來登錄博客,本來是固定讀正道之書的。

我登陸這博客,像翻開我的筆記本,若有所思,似有所得,不過愈發空空如也。咳,一聲嘆息罷了。縂有太多積貧積弱的故事,擾擾屑屑,堆在我身前身后,我不大不小的志氣,就這樣似有還無,假裝自己在蜻蜓點水。不知道意志有個體與世界之分嗎?望向黑夜,我只看到比宇宙還黑的虛無。唯唯諾諾,是很無奈的選擇,我過去曾說應當自強。自己嘗試自強,其實早已了脫了逍遙,與世界的表象和解了。逍遙?並不能為我所乘,我只是說遼遠之処其或翩然自賞。我不過看看罷了,可惜的是,我這貧賤的看客恐怕看都不能看多久。之後走我的路,還以爲我的回憶裝了滿滿一籮。一錢不值的過去留到現在,我的哀嘆並不應出自本心,一秒鈡的自由也是自由?誰說的?若自由沒有十年,可能我都不知道,我曾自由過。是的,到底是自由還是逍遙?

全甩了吧。好再立一塊碑,我要真如此敢做敢當......沒有,統統沒有,就像背誦某些狗屎的時候,在做什麽呢?應當做什麽呢?我早都以爲,就是應當沉默,唯唯諾諾,其實我還是做不太到。別人的存在我可能忽略?不知道,但人人都不可能忽略自己。我記錄某時某刻,不過是因爲全部的社會本質都是呢群渾蛋在胡扯,他們自可以胡扯,但我要考試,我原來不是還計劃去買麵包麽?麵包買到了嗎?留下,靈魂,還是什麽?獨自在荒廢的泥潭,我有這樣的覺悟。真有嗎?覺悟可能並非來自自我,是生活在社會的社會人的饋贈,果真,恩格斯其實很無聊。他早死了,留下社會汪洋滔滔,令人憔悴。以某之名崇拜某之名?很明顯,神將不存在。貧賤何能自植。

傲慢的應當是我。

  评论这张
 
阅读(6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