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愿读文献通考

前铁炉堡射击军特别空勤团第22分队中士阿塔曼斯基的网箓记事本

 
 
 

日志

 
 
 
 

2011年04月04日  

2011-04-04 23:40:0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要写点什么的话,我不如回朔到达过去的某个点,比如,我呆在某个网吧里,那里宽敞,明亮,现代。好像镶嵌着许多年轻的梦。岂止是一张照片而已,或许还可以想象它是黑白的。像落叶那样的颜色。比如,我有时去公园,见到,或者检起。好像时间忽悠破碎,又总是完整一块,他后来看了某本书,学了一个名词,一个自身不再是部分的整体,书的作者,康德同学,认为那是上帝。可他,比如现在,就比较认为——时间——是自身不再是部分的整体。或者这是他为自己娑婆时光中流连不已的种种愚行或是执着存在所作的牵强注释。

什么时候我还愿意走走停停,像枝头的小鸟,或者在沉睡中的,是志愿还是所作所为。我还记得我要效仿卡夫卡的宏愿,可走的路多了,荒诞的理想本身变得足够荒诞而令人寂藐。他觉得时间不存在或是像雨一样徐徐落下,所以窗户上很是模糊,世界也渐行渐远,疏疏落落,留下泥泞的路边。鸽子自己是很久没见过了,它们属于宁静的聚落吗?山风也很久不曾耳闻,因为生活本身仅仅庸俗到底而已。留下的只有现在了,好像他灵魂出窍,站在未来的一秒钟,看着自己,是苦恼,是木然。。。就说是要回朔到某个网吧中的场景,只与从始而终一样,不值一提。然后向前或是向后,他已经不会任由记忆的闸门洞开然后颇有些深沉的回忆、梦想。不知道这是好事,还是木讷。总之,谁孜孜不倦的喜欢自己,或喜欢别人,那他,总是个无趣的人。苔藓假如生在墙边,我不会妄加剔除,路过时,可能还常常张望。就像眼前的路,情愿与否,总是不紧不慢,随之而去。

再走一程,疲劳也罢,厌倦也罢,自己只是无力以甚。藤条翳卷在小鸟的翅膀上,美轮美奂,才是纯粹艺术的形式。所以那些荆棘就都发了芽,舒展出绿叶,漫延随风,还是随雨。在斜枝中,竟也有些花开了。后来,人们议论纷纷,也有路人路过,都称她做——蔷薇。我看了满心欢喜,可能这就是我如果欢喜,可曾欢喜过的话,的理由。

很难说时光荏苒,或者在那是一个梦想铿然雕篡时,我就可以回忆了。再不然我常常应该点些蜡烛,放在我桌前,不是祈祷,而是任由那光明撒满我的屋子。流星坠落的时候他是否在思考?还是,意志很坚定,而已。星星在天上,人们怀它在心里,可能更有些人在想,住在那微弱却从不停闪烁的彼方。看,当我们只是为自己的梦想歌唱时,我们就忘了,凡人哪有翅膀。连些羽毛,可能我都叫它——圣洁。

我已经不能再随便拎出过去的某个小故事大大发挥一番了,好像捕鱼人的网,破裂了很大一片,没人为他补,而我只好在梦中,在小舟上随海浪轻徭,或者赞赏我渔人的生活与崭新的渔网。前些时候去海边了,呵呵,还真去了。很洪范。很可惜,我还哪能写诗啊,见了真~大海,反倒喉咙干涩。有些尴尬吗?有些不能容忍?为海写诗,我当然不会放弃,未来一定写得出来,就像要编造卡夫卡式的故事一样。我总是在等待,现在,以至于,只有——等待。

我已经忘了我还能忘记什么,比如海面的一粒泡沫。小岛郁郁葱葱,海浪伴它远行。云像花团朵朵,从我这里,洒满天边。海上的牧歌,谁可曾聆听?谁会为她奏出琴声玲珑不绝?是薄暮沙滩的宁静,还是初晓天边的霞光?可月亮也会升起。就留给我们银色的大海。

  评论这张
 
阅读(2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