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愿读文献通考

前铁炉堡射击军特别空勤团第22分队中士阿塔曼斯基的网箓记事本

 
 
 

日志

 
 
 
 

2011年08月17日  

2011-08-17 13:05:2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arthur

今天实在是很大很难得的一场雨,我是半句诗也写不出来了。在学校的时候,碰到类似天气,某人会说,这么大的雨,怎能去上课呢?接着也许会想,是该去亲近大自然,另外自己的借口如此绝妙,比如天边沉重的云,彼此都为本身、此刻的想象力暗自骄傲,于是就可以看着窗外的雨雾,像是在领受自己的最后一次人生体验,伴随风声,还有树枝牵着叶子,要是在老家,比如我现在呆的地方,就有沉醉的草丛。是不是该做一个选择先于选择本身,我给自己的常常像一碗泥,上面是清水,下面泥浆静止,我该取水,还是取泥?为什么每场雨都会那么美,我觉得就是因为这个,两不关涉,独含愁索,以为自己将和它一起消失在今后的某一天,查无此事,类有似据般莫名存在的每一天,都有类似的感想吧。而我,该什么时候发出无可奈何的悲鸣呢?终究还是没给自己一个好借口,也没给自己一个好决定。于是,躺在床上,望着窗外,那里,正有一场雨。决绝、毅然,呵呵,不止我一个人,还有上下铺的同伴,大家像是忠实服从骑士的荣誉感与道德逻辑,死也不会脱离马背,活着,却僵直的躺在床上。一任风波再不休,聊看天明苦夜长。终于,我们成了沉默的大多数,看到、也经历过,和风细雨吹荡在世界,鲜花、温柔逐渐凋落,昨日的浪漫主义学院派变成暴风,熄灭了我们思想中的某处火花,浸灭接下来的遐想,它是不是还像留恋的少年人徘徊在黯淡的路口,心有不甘?还是从未放弃?明明是淡泊的雨雾,然而冷漠并荒凉,只有他、无知却和善。再以后,他能想起破碎的风帆、舷木与大海的泡沫与他的无数个昨天,做骑士般的道别“for vale,lad。”

雨虽然常常变成雾,可它其实是在推进着的水帘,我有注意过吗?我虽然愁苦加无知,呵呵,我是不是发展了苏格拉底的学说,那样的话,我很荣幸“他不是专家,也不是流浪教师,不属于那个学派,也不信仰什么。。。那明显的矛盾为他的洞见所识破,他道德的真挚为时常所流行的文化的肤浅与堕落所触怒。”当谁听闻了天下至道的时候,可能不会眼冒金星,口吐白沫,正相反,如果当今的美好时代稍微正常一点,每一个正常人都会为纵横天下的狗屎而胃痉挛。。。当然,那是不可能的“唯其不可能,我才相信”我大概引进了这篇文章的第二个重要命题。是的,我相信,但同时,根据自我三原则的第三条,我将说——我不相信,好吧,我们回到天下至道。它并不需要三卷本,1600页的计划书,更不需要3000个数学家,20000个会计,50000个统计学家,可能我虽然尊敬卢卡西维茨以及所有像他一样的学者,但我不懂数理逻辑,也无法学会,所以,我决定写诗,可能决定本身与我对我个人决定的反思、评价——二者竟然荒谬的渐渐地达到了可能荒谬的绝对同一——是的,他们可真荒谬。唯其荒谬,故而可行,别觉得这是我的观点,我没有把我的思想解放到那一步,因为我是个正常人。到此为止吧。

没有总结,这个恶狠狠的夏天,本应最好,结果成了最糟的夏天,随着今天这场雨,一起统统结束。

  评论这张
 
阅读(3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