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愿读文献通考

前铁炉堡射击军特别空勤团第22分队中士阿塔曼斯基的网箓记事本

 
 
 

日志

 
 
 
 

2016年02月25日  

2016-02-25 07:18:3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董的视野,正义与幸福乃是合一的,一于天,一于天子,一于天下,春秋大义即为如此,此政治学观点绝非旧词,就像当下国际上的一些国家,往往用总体梦想概括全国的幸福乃至正义,这就相当于说在幸福国,没有人是不幸福的,因为不幸福是与幸福国的名义不符的,深察名号,而这样的论述很容易让我们想到1984中的著名政府,和平部,真理部,友爱部,财富部的设置,以及他们著名的口号,战争就是和平,谎言就是真理
人类的第一类文本是宗教祭祀祷词,流风余韵在楚辞、诗经、亡灵书、荷马史诗等中西文献中亦可经常见到。宗教的诗篇早于历史,早起的历史唯有神话。这就在起点上决定了,诗歌作为一种无论是语言还是思想的形式,搀扶着历史。虽说以诗歌覆盖历史是不为历史学所许可的,所谓诗的历史,在自然科学崛起,现代性开始统摄星球之后,早已荡然无存,但无论在我们回溯历史还是不断遭遇、面临今日的生活本相的时候,请不要忘记诗歌。
希腊古典政治学中意涵的强与弱,在董仲舒的体系中是需要致诸天才能断定的,缘由既在于命运的捉弄也关乎人的不自知、不可能自知注,而将命运或自我的体味一并致之形而上之天,决之于天,除了天人神学的理论导向与必然要求外,实则我们也可认为是古代祭祀思维的残余,虽然汉代依然占卜、迷信特盛,不过相比于夏商周三代,动辄皆要决于占卜还是大有变化的。
  评论这张
 
阅读(1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